风水学中的统一场论

请填写正确的插件授权码。

春节前从广东回来后,十天以来,除了陪家人外,其余时间大致就是在两种状况中:发烧吃药昏睡的生病状态,与研读刘化庆老师的杨公风水。

关于流感所引发的一系列问题,在上个月对生命家园的讲座中已经有所预言。家中三口人,都患了不同程度的症状。就理气来看,整个西南面是湖,这应该有绝对的关联,而月份,就是从去年丑月开始。那时,流年还没转入乙未年,但是丑月,已经开始了西南见水的克应。接着进入乙未年,寅月,还是西南角的问题。所以未年生人和寅年生人症状最严重,内人则在患上后大约两天病情就控制住。

这个推断的方式,已经被用在好多场合都应验了。然而在接着研究刘化庆老师所说的杨公风水中,却又被批评得一沓糊涂。

虽然刘化庆老师用他所学的系统来解释从黄石公,杨筠松仙师所传下来的八篇文章,包含青囊经,青囊奥语,青囊序,天玉经,都天宝照经等一系列的经书,看来整个系统前后贯穿,并不互相矛盾,但还是让我有了许多困惑。如同玄空六法,也完全依据这些经书来贯穿自己前后的所有学理,沈氏玄空亦然,都在这几篇经典的的架构下有着前后一致的系统性,但是,谁真谁假,确实只能用不断的验证来加以确认。我想这是所有风水研究者最为头痛的问题。理气派别那么多,到底谁才是真的?对于每一个派别,适用性范围到底多大,到目前为止,还没看到一个人有能力来说清楚,即使大街小巷这些多风水大师,即使他们很享受被称为大师的那种感觉,不知道大家面对这种困惑时候的内心世界到底是怎样。

在听取解经的过程中,听到很多对于别派别的批判,如八宅,过路。虽然经典上来看,杨公本意可能只是举某个片段的方法来说,并不是批判人家整个方法不能用,但是讲解下来,却是整个系统被批判了。不知道这是不是杨公本意?如果是,看来杨公那年代对于其他风水派别的批评也和今天任一门派对其他门派的批判相类似了。如果真是这样,风水体系彼此相互攻击原来几百上千年来一直存在,不仅仅是目前才有的现象了,这是多么可悲的事。

刘化庆老师传授的杨公风水对我而言就不陌生了,整个框架就是我初学风水时父亲所传承的那一套架构,只是有些参数不同。所有我该做的事情显得更为简单,就是用新的方式来排盘,比对过去案例,看有修正和没有修正的哪个和事实更加匹配。而目前市面上似乎没有完全符合他排盘方式的软件,所以,看样子自己需要花点时间再复习一下细致的排法,然后开始启动这个对比计划。

也许风水派别之间的争议,不该停留在谁对谁非,而是应该看哪个体系更完备些,能用一套比较一致的方法透漏最多的内容,包括健康,名誉,感情,财富,官运等等方面。也许有些方法只是能解析的东西比较少,有的比较多,如此罢了。

之所以提出这样一个看法,其实是因为自己常用的几个方法,在实证上都有很高的参考性。我认为它们都是真法。但是却没有一个方法能用同一个模式说明所有一切。

有时难免会如此思考,如果杨公当时整合的方法,类似牛顿当年整合了其他人的发现而创造牛顿力学体系的辉煌,是否也只能说明杨公当年解决了部分宇宙空间的规律问题,但是,要透彻了解整个宇宙对人的规律,还需要更多的学说才行?如果这个比喻是正确的,那么,更多派别更细化的论述方法,还是需要被重视,并且不断往下延伸的。也许,风水体系也能创造出这个领域中的统一场论。

0
喜欢 1